青年报logo
青年报广告

我和弟弟心中的路易·艾黎爷爷

日期:[2021-11-18] 版次:[A05] 版名:[新绿校园]

编者按

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5日同新西兰总理阿德恩通电话指出双方要发扬“路易·艾黎精神”,鼓励青年人加强交流,增进两国人民了解和友谊。艾黎1927年从新西兰来到中国上海,1987年在北京逝世,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60年,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无私奉献作出了重要贡献,被称为“中国十大国际友人”之一。广东实验中学初二张瑞洋同学的曾祖父、祖父母、父母同艾黎有着三代人的深情厚意,她和弟弟钊浩虽然没有见过艾黎,但艾黎常常出现在她们祖父母、父母讲述的故事里,现刊登她的文章《我和弟弟心中的路易·艾黎爷爷》,旨在传承发扬“路易·艾黎精神”,永远缅怀他。


广青融媒小记者、广东实验中学初二 张瑞洋

路易·艾黎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中国十大国际友人之一、“工合之父”,新西兰著名社会活动家、教育家、作家。我们一家从曾祖父开始,同艾黎老爷爷有着三代人的深厚友情,他常常出现在爷爷奶奶和爸爸的故事里……

1986年9月16日笔者爷爷奶奶和艾黎爷爷在北京的最后一次合影。

2017年12月,笔者的父亲(右一)同革命先驱邓中夏亲侄、艾黎义子、旅居新西兰著名画家邓邦镇夫妇新西兰合影。笔者父亲手中画作为邓邦镇创作的《艾黎在甘肃山丹》。

2017年12月笔者的父亲(左一)在新西兰参加纪念中新建交 45周年暨路易·艾黎诞辰120周年活动与克赖斯特彻奇市市长莉安女士合影。

了不起的“蓝眼睛大鼻子”爷爷

艾黎老爷爷1897年12月2日生于新西兰,长着一双深邃的蓝眼睛和一个“大得壮观”的鹰钩鼻。他1927年4月21日到达上海,之后他参加了宋庆龄组织的中国第一个外国友人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逐步认识了地下党的一些同志。30年代初白色恐怖的上海,他在自家楼顶架设秘密电台同党领导下的中央苏区联系,化名在英文刊物《中国呼声》上撰文向全世界介绍中国工农红军的英雄事迹,掩护共产党人在家避难、购买红军所需药品通讯器材等等,为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做了很多重要工作;30年代中后期他与斯诺等中外友人和爱国民主进步人士在全中国发起了蜚声中外的“工合”“工合国际”运动,从物资上、经济上有力支援中国抗战作出了独特的重要贡献。据统计资料显示,当时工业合作社最多时约3千个,遍布全国18个省市,社员近3万,生产50多工业门类的500多种产品,包括军服、军毯、手榴弹等军需品。他是工合运动的最初发起人之一和实际上唯一的长期领导人,始终得到宋庆龄和周恩来的全力支持和指导;在40年代他又与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记者乔治·何克创办培黎工艺学校,培黎意即“为中国的黎明培养人才”。1943年底该校由陕西省凤县双石铺搬迁到甘肃省张掖山丹县,一度发展到近600人的规模,设有约20门专业,约30个外教,供学生实习和生产,还有一所小医院为贫困农民免费服务,为新中国培养各类技术和管理人才;新中国成立后,他应周总理邀请离开“第二故乡甘肃山丹”定居北京,致力于世界和平友好事业,投身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他著书66部作品其中译作13部,特别《中国见闻》一书近600页,为中国结交了无数的好朋友,用一生书写了对中国的热爱。

艾黎老爷爷自愿放弃优裕的生活,为了事业终生未婚,但却收养了不少中国孤儿和革命者后代。无论是在中国革命和抗战的艰苦岁月,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总是坚定不移地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受到中国人民的尊敬和爱戴。甘肃省授予他荣誉公民称号,北京市授予他荣誉市民称号,2009年全国网民评选他为十大国际友人之一。同时他也赢得了党和国家五代领导人的赞誉,宋庆龄曾写到:“我觉得他是新中国的一位诚实、忠诚、不屈不挠的朋友。”邓小平称赞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战士、老同志、老朋友”“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习近平主席评价说:“新西兰友人路易·艾黎先生1927年远赴中国,将毕生献给了中国民族独立和国家建设事业。”“艾黎与中国人民风雨同舟,在华工作生活60年,为中国人民和新西兰人民架起了友谊之桥。”

艾黎老爷爷为1972年中国和新西兰建立外交关系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同样新西兰也以这位推动新中友好的使者为荣。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曾授予他文学荣誉博士学位。新西兰政府授予他“女王社会服务勋章”。新西兰前总理朗伊1987年12月27日评价他说:“被中国吸引的外国人有很多,但将一生都献给这个国家和人民的为数不多,艾黎就是这少数人当中的一个,也是他们当中唯一的新西兰人。”艾黎爷爷赢得了中国人民的爱戴和赞扬,也得到了世界其他国家人民的尊敬。

1997年笔者父亲(左一)陪来广州度假的爷爷奶奶(右一右二)去深圳迎宾馆看望两位老朋友后在华南植物园合影。

艾黎爷爷的侄子莫里斯教授夫妇和笔者的父亲(右一)在新西兰。

2014年年底笔者的父亲陪爷爷去北京与老朋友相聚其乐融融。

2018年9月笔者的父亲(右三)专程回甘肃与艾黎家乡新西兰塞尔温区萨姆·布劳顿市长(左三)率领的市长代表团一行共叙艾黎情。

浓浓的深情厚谊

1987年12月27日,北京一个同志打电话告诉爷爷,路易·艾黎在凌晨已倏然病逝,爷爷他们顿感惘然若失悲痛万分。爸爸与艾黎老爷爷两次见面的情景经常讲述给我和弟弟听……爸爸第一次见到他是在1984年9月2日,那年爸爸10岁。当时为了纪念牛津大学毕业的英国友人何克的国际主义精神,他应邀从北京来到甘肃参加培黎图书馆开馆典礼。那天下午,爷爷奶奶带爸爸去宾馆看望他,他正在房间同国家卫生部顾问美国著名医生马海德,新西兰驻华大使司马尔和英国驻华参赞讨论问题。年近八十七高龄的他,虽说步履有些迟缓,但脸色红润,明亮的双眸,宽阔的鼻梁仍然透着一股蓬勃的朝气和聪慧,他谈吐诙谐,使爸爸一见如故。当奶奶拿出他最爱吃的甘肃锅盔时,他竟然像个孩子,欣喜地说:“棒!Very棒!”爸爸看着他津津有味地吃着带有乡土气息的锅盔,简直就是一位土生土长的甘肃老乡,根本不像一位享受部长级待遇的老革命。

1986年,艾黎老爷爷健康不佳,九月份爷爷要去北京学习,顺便带奶奶和爸爸去了北京,9月16日这天,北京秋意正浓,他们拿着花篮和寿糕专程去艾黎老爷爷的寓所探望。他正戴着眼镜一丝不苟地在打字机旁边工作,爷爷走过去,用充满深情的目光看看他,崇敬地说:“艾老,您好!我们来看您了。”他放下手中的工作,高兴地说:“好久没见面了,你们好吧!甘肃的老朋友们好吧!快到年末了,忙啊!”他秘书接着说:“艾老的国际交往很多……每逢年末,他要向世界各国发出两千多份贺年卡。”艾黎爷爷和蔼地叫爸爸坐在他身旁,慈祥地拍着爸爸说:“比两年前甘肃见面长高了也长胖了,好好学习,到时到国外再学习一下就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了,你们这一代是大有希望的一代。”爸爸很理解他的心情和期望。他不知疲倦地问长问短,谈天论地。欢笑之声和沉重之感洋溢在这次久别重逢中。

次年,12月2日,也就是艾黎老爷爷的生日。不少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向他祝90大寿。他认为,这是他最大的荣幸,他同时邀请老朋友习仲勋担任甘肃山丹培黎学校名誉校长。习老欣然答应,他感到了莫大的安慰。可是,就在这一个月的27日凌晨,敬爱的艾黎老爷爷与世长辞了!正如他在遗书中说的:“一名战士在行进中过去了。”

艾黎老爷爷逝世后,只要是他的纪念活动,爸爸陪爷爷奶奶一定都会参加。2017年是他诞辰120周年、来华90周年、逝世30周年,也是中国新西兰两国建交45周年,中新双方举行了隆重的系列纪念活动。当时爷爷90岁而奶奶已去世7年了,爸爸代表我们一家去新西兰参加了系列纪念活动,见到了时任新西兰总督雷迪女爵士、多位相关政府市长和他所有新西兰的亲属好友。特别是爸爸还见到了他的义子、旅居新西兰著名画家邓邦镇(革命先驱、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工人运动领袖、中共三大代表邓中夏烈士的侄子)。他把一幅画作《艾黎在甘肃山丹》,送给我和出生不久的弟弟,并在此画后面亲笔为我和弟弟写下了寄语: “张瑞洋、张钊浩两位小朋友留念,学习艾黎老爷爷的精神。邓邦镇2017年12月1日”。我想我和弟弟不仅要学习艾黎老爷爷的精神,还要传承发扬他的精神,努力学习,接续走好我们这一代人新的长征路,把我们的祖国建设的更加繁荣富强。艾黎老爷爷虽然离开我们34年,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20年8月笔者一家参观山丹艾黎故居,在“发扬艾黎艰苦奋斗精神”的题词前合影。

2017年12月邓邦镇(革命先驱邓中夏亲侄、艾黎义子)在新西兰写给笔者和弟弟的寄语。

关于我们 | 存档

版权所有广州青年报社

粤ICP备15101105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