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报logo
青年报广告

彭嘉志:羊城最年轻的粤语讲古人

日期:[2018-12-02] 版次:[A07] 版名:[人物]

本版文/图:学生记者 刘浩斌

 

惊堂木一拍唱念做打,演一遍喜怒哀乐;顺转落逆,讲一段曲折离奇;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双眉微蹙,卷舒风云之色;文人武相,千人千面。仅需彭嘉志此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

 

寂寞坚守,传承传统文化

讲古,又称说书,粤语讲古即用粤语方言对民间故事和小说进行讲演,是一项古老的岭南技艺。年仅30岁的彭嘉志,被誉为羊城最年轻的粤语讲古人。年幼时被奶奶口中的西关故事所吸引,13岁拜师学艺,在大学毕业后成为职业讲古人,致力于传播讲古文化。

彭嘉志在广东电视台岭南戏曲频道担任主持人,每周到广州市文化公园讲古,并且不定期应邀到外地演出。职业讲古不比业余兴趣,除了要面对繁忙的工作还要学会忍受寂寞和倦怠。“一场要讲一个小时,有时候是一半个小时。有些话本一讲就是好几年。比如唐宋英雄就讲了三年,还有些作品一年要讲上几十次。”面对压力时,彭嘉志的排解方式就是回家“撸”猫,喜欢小动物的他在家里养了七只猫和一只狗,并给每一只都起了名字。有时候他会给猫咪讲古,给狗狗抖包袱,过中秋节时还会分享月饼,在微博上放满了宠物的萌照。这些“毛孩子”陪他度过许多艰难寂寞的日子。

尽管参与了许多节目制作,但现场表演仍然是彭嘉志的工作重心,“我在现场的表演方式还是那些简单的道具,延续几百年前的传统,为的就是尽量保留原汁原味,保持最原始的那种状态。”彭嘉志如是说。对于讲古人来说,讲古最大的乐趣就是和现场互动,可以即时看到观众的反映,而在电视上两者会疏离很多。然而现场讲演经常会发生许多意外。一次在文化公园讲古,突然有一个面目狰狞的男子冲入场内大喊大叫,在会场内来回踱步,对着台上的彭嘉志呲牙咧嘴。面对这种情况,彭嘉志保持镇定,在示意台下的工作人员小心防范同时,嘴上的故事继续不紧不慢地说着,等到男子退去,整个讲古的节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讲古最鼎盛的时期,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现场观众常常能达到几千到上万人。然而,随着时代改变,人们的娱乐方式日渐的多样化,传统说书逐渐式微,难再现昔日辉煌。文化公园的讲古曾经停办了十年,那时彭嘉志还在读中学,是一些师傅前辈做一些宣传补救工作,将这项岭南艺术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联系电视媒体报道,才使得讲古重新回到大众视野。这件事对于彭嘉志的触动非常大,在同门师兄弟都转行另谋高就的时候,只有他还在坚守。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彭嘉志的回答已经从几年前那句“每天想要放弃”变为现在云淡风轻的一句“没什么的,当初学艺的第一天就知道这种情况了。”他将自己比喻为中国历史上的千里参军师。学到技艺,就要遵守师命,传承下去。这是传统艺人要担当的责任。

 

多元风格,迎合时代特点

现代观众的观看习惯有所改变,人们主要在电视和手机上接触视频内容,这要求讲古要在网络媒体上传播,就要在时间和内容上要做相应的调整。“我要做的就是坚持这些东西的同时,想办法和现代人的接受习惯结合起来。”为此彭嘉志在参与电视和短视频内容制作的同时,还自学了摄像,利用空余时间制作关于讲古的纪录片。

无论时代怎么变化,搭载历史长河航行了这么多年的传统文化都不可缺失。对于传统文化核心,他坚持不能丢失,用声用情表演方法手形动作本地粤语方言,都是说书的一部分。历史为骨,文化为翼。讲古再怎么变都不能离其“宗”。

说书本身强调把握时代脉搏的互动性。话本题材可能是某个时代的东西,但不会受到时空的限制。彭嘉志在进行大量的文本创新时,除了要结合媒介传播方式的特点,还要考虑当前的时代特性,避免价值观陈腐落后。

另一方面,现在讲古是纯公益性的,政府会给予一点补贴支持。这使得说书人的生活不用像以前那么穷苦,但面对困难并不比过往的少。这个时代对说书人的要求越发严苛。要求掌握的风格更加多元,不能一种风格走到底。文化公园的表演偏严肃,转场到学校就要换另一种活泼轻松的风格。同一个话题,遇到不同的人群就要换一种不同的方法来演出。这一点被彭嘉志称为说书人的基本修养。

 

无虑后继无人,却忧市场价值

现在的彭嘉志还积极走进中学大学进行巡演,每年至少教三千到四千人次的学生。接着让学生去参赛,根据他们的表现来甄选一些潜力较大的学生。若是家庭支持的,再将勤奋的学生,选为正式的入门弟子。所以,并不担心后继无人。

虽说讲古人的要求高,需要严格训练才能达到对说话腔调的要求。但随着时代发展,对于现代职业人的约束要求已经不如以前那么严苛了。

对于这些弟子以后的发展志表示“如果从事讲古的话我会很开心,因为他愿意从事这一行,通过讲古能够挣钱,解决得了生存问题。又或者他很热爱,家底很充实,就算挣不到钱,都玩得起那我会很开心。如果不从事讲古可能是他觉得挣不到钱,或者兴趣没那么浓我觉得所谓,我只希望有更多人了解和宣传我们的传统文化”他始终认为,市场是决定这个行业发展的关键。如果市场能运作起来,盈利了有钱了,自然会有人想学的。像其他传统艺术一样,最难的莫过于市场开发。现在说书还没有找到长期有效固定的支撑点。今年九月份,彭嘉志就与知名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签订合同续约,在推出民间神话故事《南海神》之后,制作更多的新作品,希望可以进一步扩大知名度,提市场价值。

读中学时,彭嘉志最大的梦想就是“行走江湖”,做一个潇洒的人。经历了世事变迁,现在的他只希望能够将讲古从式微带向兴旺,不求名利,不忘初心。提及自己的定位,他说:“我只是一个搞艺术的人。”

 

记者手记

采访当天,彭嘉志穿着亚麻衬衫,举止儒雅,待人接物很是平易近人。年方三十,却有一种老师傅的沉稳庄重。说话很有条理,采访的时候会很热心配合,出了纰漏还会帮忙指正。再加上会拉二胡和练得一手好书法,给人感觉很像一位退休老干部。

虽然在台上很放开,私下里彭嘉志却很喜欢独处,话不是很多。但他也有很潮的一面,他的微博分享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和猫狗小动物玩的时候宛若一个孩子,用摄像机拍下了许多有趣的照片。自嘲是老男人,心里却又装了一堆小粉红泡泡。他给我们看他装饰成少女风格的蚊帐,还围着一圈亮晶晶的小灯泡,方便赖在床上看书玩手机。可以说是一个即传统又时尚的“老广”。

广州人喜欢把讲古人的称作“讲古佬”,这一职业承载几代广州人的记忆。在娱乐匮乏的年代,给人们带来了许多快乐。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和流行文化的影响,当下的粤语文化逐渐式微,就连广州本地人对于本土文化都是一知半解。

但讲古现在依然有着重要的价值,一方面有像彭嘉志这样眷恋传统文化的年轻人,仍然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另一方面讲古独特的表演方式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像现在网络上《晓松奇谈》《老梁故事汇》等节目就有借鉴评书的表演方式和风格。各种用于听书的音频平台也有着讲古的痕迹和烙印。

 

关于我们 | 存档

版权所有广州青年报社

粤ICP备15101105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382